三一重工迁都湖南副省长发言挽留

2019-07-04 10:31

  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集团有限公司正计划将其总部迁往北京,目前正在制定具体的搬迁方案。

  11月21日,三一集团创始人梁稳根在内部早餐会上透露总部拟迁往北京昌平区的决定。消息一经传出,外界纷纷猜测这个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民营企业突如其来的迁都之举,是出于国际化的需要,还是无奈出走?

  面对外界猜疑,三一重工11月30日发布公告表示:三一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环境没有任何关联。三一又快又好的发展充分证明:湖南有良好的投资环境,长沙具备一切打造世界级企业的必备条件。三一健康快速发展得益于湖南良好的投资环境、湖南省委省政府以及各级部门的关怀与坚定支持,全体三一人对此永远心存感激。

  对于搬迁总部的计划,三一在公告中如此表示,三一总部迁往北京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加速推动公司国际化进程,成就世界级三一的产业理想。

  据媒体报道,三一重工表示,此次搬迁只涉及总部少数部门和人员,泵送事业部、汽车起重机、路面机械以及在湘所有工厂和项目均不在搬迁之列,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基本不受影响,湖南将继续是三一未来发展和投资的重点。湖南省相关部门一位主管领导也透露:目前还未收到三一要搬迁的正式文字报告。

  据湖南当地媒体报道,三一集团职能总部,主要包括三一重工董事长办公室、三一集团总裁办和三一重工总裁办,以及行政总部、人资总部、财务总部、经营计划总部等核心职能部门。此次搬迁涉及30多名副总裁及以上的高管及职能总部1000多名员工。

  据湖南省政府门户网站资料,11月10日晚,在北京梅地亚中心的十八大新闻中心接受中外媒体联合采访时,作为非公有制企业代表之一的梁稳根曾表示,三一永远不会彻底离开湖南。

  当天梁稳根也透露,国际化已经成为该公司的第三次创业,今年海外收入可达100亿元,约占总收入的15%,五年后海外收入占比将提高至40%~50%。

  湖南省副省长韩永文昨日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们现在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

  三一重工总部的迁址风波,使得外界质疑湖南的投资环境。对于三一总部迁址是否会影响湖南投资环境的问题,韩永文昨日未予答复。

  不过,韩永文当日在第八届金博会2012中国银行业年度峰会上,花了近20分钟时间,向在座的金融机构负责人介绍湖南的投资环境。

  他说,湖南地处中部,生态环境优美,文化底蕴深厚,接南联北、承东起西的区位优势非常明显,是商贸、物流、信息、资金等各类生产要素和金融资本、人才资源的交汇点。目前,湖南的工业在某些方面,在全国甚至在世界市场上都有一定的地位,如工程机械制造业等。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能够使湖南在不久的将来形成一个产业结构比较协调,经济和社会发展比较协调,工业和农业发展比较协调,城乡发展比较协调的富民强省。韩永文说。

  韩永文同时介绍了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实验区的发展现状。他说,湖南省按照长株潭城市群两型社会实验区建设总体构想和中央的要求,制订了长株潭城市群金融改革发展专项方案,实施了招商战略和改善内部发展环境。今年,在中国保监会的支持下,湖南还成功挂牌一家寿险公司,下一步,还想争取得到证监会的支持,加快推进区域资本市场建设,加快发展三板市场。韩永文说。

  据了解,今年9月18日,韩永文在娄底开展稳增长、促和谐专题调研时,曾专程赶到位于涟源的三一中源公司考察。考察期间,韩永文认真听取了三一集团总裁唐修国对公司经营情况的汇报。当时,韩永文强调,三一的发展对湖南省稳增长的战略部署具有重要意义。

  三一重工迁都折射商道困境

  一个国家的企业要求得持续稳健的发展,除了自身努力外,与这个国家的商业文化氛围和环境也密切攸关。真正的大企业和企业家,不仅要追求行业地位、利润指标,更要有融入国际视野的商业文化,即商道。

  现实是如此残酷!近日,在中国工程机械之都长沙,由三一重工总部迁移至北京引发的三一重工与竞争对手之间的口水战,在媒体和公众的渲染中,充满了心机重重、不择手段、你死我活的刀光剑影,撇开孰是孰非,这场口水战让人遗憾地看到了即便是所谓伟大的企业,在商业文化和商业道德的塑造和遵守上面,依然漏洞百出,丑态毕露。实际上,这不仅是一个行业的现象,中国的企业遍地染上了这种你争我斗、你死我活的一元化生存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

  在中国的不少城市里面,都存在着同城同行几大巨头对峙并存的局面。比如长沙以工程机械著称,代表性的企业就是三一重工、中联重科、山河智能;在深圳也有华为和中兴通讯两大通讯巨头。企业之间当然应该有竞争,而且只有竞争,才能推进技术创新、管理创新、产品创新,从而从整体上扩大行业的蛋糕,企业也不断得到发展壮大。既竞争又合作的竞合关系,既符合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道德精神,又符合国家商业的通行法则。

  更重要的是,企业间的这种竞合关系,应该以法律法规和市场化为基石,双方既激烈竞争,又互相尊重,商业伦理是各自生存与发展的底线。并且,在维护国家利益方面,作为竞争对手的企业会联手行动,置国家利益于企业利益之上。

  然而,现实的情况却是,为了打击对手,扩大自身实力,一些企业不惜通过派间谍、污蔑、造谣等方式攻击对方;或通过媒体悲情呼吁指责对方;或在海外市场为了拿到订单大打价格战,这种同室操戈、相煎太急的争斗,一方面损害了行业形象,降低了企业高管和从业人员的道德追求和精神层次;同时还通过低端的对骂抬高了企业的生产运营成本,造成了资源的浪费,甚至损害了国家利益。

  中国上市公司舆情中心认为,往更深层次来说,同行之间的这种谩骂攻讦,反映了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一山不容二虎的山寨文化和江湖文化、码头文化。一个行业要发展壮大,更多地是建立在优胜劣汰机制之上你好我好的共赢局面,而不是赢家通吃、非此即彼的一元化生存方式。在社会多元化愈发彰显的今天,一个人不是单向度的人,一个行业和企业的思维方式和经营方式,也不应当是单向度的。

  三一重工迁都主要为了提升自我

  三一重工搬迁北京,既是企业提升的需要,也是受制于地方保护主义,但决不是被零和博弈式的恶性竞争逼走的。

  三一重工的迁都事件闹得沸沸扬扬。舆论咸称,这是中国式的同城操戈、零和博弈的结果。近日,湖南省副省长亲自表示挽留:我们现在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三一重工也回应:三一重工搬迁北京是为了加速推动公司国际化进程。三一重工的健康快速发展得益于湖南良好的投资环境、湖南省委省政府以及各级部门的关怀与坚定支持。一场风波似乎烟消云散。

  之前三一重工自己称,是为了避让同城竞争对手中联重科的恶意竞争,被迫迁去北京。现在,三一重工虽然说了许多好话,但是还是强调了搬迁北京的目的之一是为了避免恶性竞争。不过我们宁可认为,三一重工搬迁北京的最重要动机是为了它的国际化进程。

  三一重工称:搬迁后,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基本不受影响,湖南将继续是三一未来发展和投资的重点。这里的税收大概不是指企业总部的税收了。不过三一重工搬迁北京,既然是进一步的企业发展,那么它原来在湖南的所有生产经营业务不会放弃,市场也不会放弃。因此即使搬迁之后,与原来的竞争对手中联重科的竞争仍然不可避免。

  从另一面看,三一重工是中国最大、全球第六的工程机械制造商,要作进一步的战略拓展,北京无疑是国内拥有国内外业务资源最多的城市之一,以北京为业务据点便于扩展其国内市场占有率,同时凭借北京广泛的国际业务资源提升企业自身国际化程度。而且三一重工发展到现阶段需要更多的高端人才,在北京吸引人才与在湖南吸引人才的条件是不可同日而语的。

  可是,不管是在之前专访中的发泄或是之后公告澄清,三一重工始终说了为了避免恶性竞争。可见恶性竞争多少是存在的,三一重工在湖南的某些不快也是存在的。

  三一重工和中联重科同处一城,德比是难免的。我们倒不一定反对零和博弈,但肯定反对竞争的双方为了对付所谓的外资竞争对手渔翁得利而联手,双双实现效益和市场控制力的最大化。因为中国市场竞争尚不充分,在还不很成熟的中国市场上同城德比,虽然难免会发生些小动作令人不快,但是激烈的市场竞争有益提高双方的效率。

  在这样的同城德比中,作为中国最大的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应该比其竞争对手全球工程机械行业排名第七的中联重科的不快少些。说到湖南省投资环境,三一重工现在公开说心存感激,而且事实也是如此:2011年,中联重科获得政府补助为1.89亿元,三一重工获得9亿元,是前者的近5倍。三一重工并没有因为是民营企业而受到当地政府在财政补贴上的歧视。

  问题不在于此。重型机械行业很大一块市场是在大型基础设施和市政工程上,而这些项目多半由地方政府包揽,即便由私人公司承建和运营,地方政府作为甲方也对招标、分包和选型等环节拥有干预权,因而这些行业的私企无时无刻不处于权力的阴影之下。三一重工虽然一直号称与各级政府关系良好,但是中联重科的第一大股东是湖南省国资委,比较起来三一重工总归只是一个螟蛉子。

  不要说商业味更足的重机行业,即使体育企业,即使在国际化程度很高的上海,当年不是上海嫡子的上海国际足球俱乐部比由上海国资控制的申花俱乐部还更多上海元素,可还是被地方保护主义逼得远走他乡。

  所以,三一重工搬迁北京,既是企业提升的需要,也是受制于地方保护主义,但决不是被零和博弈式的恶性竞争逼走的。

分享到:
收藏